首页 > 房产家居 > 房产动态 > 正文

宜春准分子激光治近视多少钱,宜春准分子激光治近视好吗,宜春准分子激光治近视价格

宜春准分子激光治近视多少钱,

20170209040638694

K图 300104_2

  近期,乐视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富士康刚刚宣布退股乐视致新,又传出乐视资产被冻结。曾执着于“生态化反”,蒙眼狂奔的乐视在“白衣骑士”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01918.HK,以下简称“融创中国”)战略入股之后,似显露出了“纠偏”的痕迹。

  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300104.SZ,以下简称“乐视网”)近期的数起人事更迭被视为融创中国部分意志的陆续兑现。尤其是6月14日,承载乐视网超级电视大屏生态业务的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致新”)内三人获提升,被业内分析人士视为是乐视超级电视重回乐视生态中心的体现。

  此前作为乐视根基的超级电视大屏生态曾一度游离出乐视注意力焦点外。

  此次大屏生态再成聚焦中心,受到外界诸多期待。但在外部消费拉动乏力、制造成本高企、互联网电视市场消费透支等多方因素倒逼的背景下,业内人士认为,乐视超级电视寄望扭亏为盈,实现700万台的销量目标,或许太过乐观。

  人事频现变数

  最新的一次人事变动发生于6月17日,郑路被融创中国提名为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

  此前的6月14日,乐视网CEO梁军还以内部邮件的方式,提拔了四名高管。而其中三名均系梁军在乐视致新的老部下。堪称梁军“左膀右臂”的任冠军,出任乐视网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廉蕾为乐视致新人力资源总监;刘晓芃为乐视致新财务高级总监。

  此轮人事更替也是一直致力于运营乐视超级电视的梁军5月21日取代贾跃亭出任乐视网CEO之后的首次人事调整。“此次梁军旧部乐视致新系人马在乐视网管理层话语权的提升,既是融创中国意志的体现,也对外释放出了乐视超级电视重回注意力中心的强烈信号。”接近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控股”)的刘姓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据悉,自融创中国2017年1月以战略投资者身份携150亿元资金注资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影业”)以来,掌门人孙宏斌就曾在数个公开场合直言不讳希冀将乐视旗下上市与非上市业务隔离开。

  回溯乐视七大子生态棋子的落盘轨迹,最先获实质性落地且最成熟并最具变现价值的莫过于大屏生态。“可以说,贾跃亭颠覆性布局逾两年的全生态图景,在融创中国到来之后,被迅速拉回至起点——乐视大屏生态。”深圳某大型投行许姓分析人士称,激进的乐视“纠偏”痕迹明显。

  贾跃亭在2016年11月的一封内部邮件中坦言乐视将从第一阶段的烧钱扩张,转向做深做透市场。

  履新后的梁军还将乐视超级电视线下加盟销售渠道LePar收回。至此,乐视超级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全部回归乐视致新。

  “乐视致新想集中一切优势资源以大屏生态发展为主线,打通产品、销售、营销、运营、服务全产业链,实现产、销联动,打造高绩效、扁平化的团队,做大、做强核心业务,奠定乐视超级电视在彩电产业中的重要地位。”乐视致新相关人士回复称。

  策略摇摆?

  围绕大屏生态所进行的人事、组织架构、渠道等层面的调整始终绕不开的是盈利的核心诉求。

  此前的2016年,乐视致新净利润亏损近6.36亿元,这直接导致了乐视网净利润的下滑。乐视网在2017年发布年报之际便做出了“乐视超级电视将率先扭亏”的表态。这也与贾跃亭在上述内部邮件中提及的“超级电视生态很快会进入全面盈利期,其中大屏广告、线上发行、应用分发、大屏游戏、大屏购物等已经进入高速变现期”不谋而合。

  然而,在新品发布仅一月有余,乐视超级电视就重操价格利器,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在5月16日的乐视共享电视发布会上,超4 X55M、超4 X75,腰斩同尺寸全渠道行业均价;超4 X70则由10999元下调至9999元,重回万元以内。

  激进的乐视不仅再度回归且有愈演愈烈之势。5月26日,乐视超级电视超4 X70直降1000元,超4 X40、超4 X43则分别直降450元、400元。随后“6·18”电商节前的“热身战”中,超4 Max70降价3000元,超4X65跌破5000元大关。而大幅降价产品多系乐视超级电视主流型号,这也将乐视超级电视价格屠夫的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对于乐视超级电视表现出的高层意志与落地举措之间的出入,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直言,“这折射出乐视超级电视管理层策略的摇摆和盈利无解的焦虑。”

  而在中怡康黑电总经理彭显东看来,看似是策略摇摆实则是乐视超级电视长期愿景与现实折中的妥协产物。

  尽管业内对乐视超级电视在价格战上表现出的模棱两可的姿态解读存分歧,但乐视超级电视2017年“保700万台,争800万台”的销售目标或“夭折”几成业内共识。

  然而,相较于创维、海信、TCL等传统黑电企业在面板等原材料采购、制造工艺、技术研发、供应链管控、渠道把控等方面的既定优势而言,业内认为乐视超级电视短期难以全面超越;反观乐视电视赖以支撑的海量内容和良好用户交互体验,则因传统黑电企业主动联姻互联网内容生产商等,比较优势正日趋下降。

  “时下,对已进入电视市场近五年的乐视超级电视来说,若仍沿袭价格战的旧招数会对乐视网的盈利状况造成一定打压;若不兼顾升华品牌形象的话,乐视电视恐溢价能力有限,难以获得长足成长。”西南证券胡姓分析师称。

编辑:张晓云
相关阅读
0